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嗣 承 词 者 博 客

主 治 面 瘫 面 痉 挛 爱 好 作 诗、运 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七绝------梦境------(藏头诗) 嗣生碌碌且无为,承拜高僧悟是非。 词赋写出心里愿,者哭梦境未人陪。 ---------个人爱好, 喜欢写诗词(中华诗词学会会员)喜欢运动,游泳,打羽毛球,钓鱼,欣赏音乐,诗歌与文学作品。 研究中医,主治,面瘫,面痉挛。及疑难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治丧期间》原创  

2016-08-29 16:3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中年丧夫,

  邻居一楼有位五十一岁女人,丈夫癌症去世了。按照天津丧葬习俗,人死后,两天在家里设灵堂祭奠,第三天火化。

  楼道,门口处用电线架起电灯,门前两侧摆放着花圈,挽联上写着逝者的辈分,称呼,敬献者的关系。门前左侧墙上贴着三寸宽半米长的白纸,纸上写着“恕报不週”李宅。

  墙下面竖着一米长竹竿,竹竿用白纸编织好了无数个穗,随着风来回摆动。门左侧临时搭建个棚子,棚子里有专业人纸糊的马,轿子。

  长明灯一直照着棚子里的生前同事,同学的感慨,叹息,惋惜,追忆的表情。大家在哀痛中相互关照着,敬茶,敬烟。

  死者原来是工厂的车间主任,人缘好,再加上发小,同学,亲属,这几天家里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

  所有新来的人排成队形,在“大了”的指挥下;“一鞠躬,二鞠躬,三鞠躬,再鞠躬.......叩谢!”儿子和侄子,侄女们必须跪在父亲,叔叔遗体旁,对所有鞠躬的人叩头。回礼。------紧接着就是唏嘘声。

 

  所有刚来的人,在鞠躬后,都要随礼,并且嘴里说着安慰和惋惜话;“给老同学,老主任买纸烧烧吧,嫂子您要节哀顺变,您这四年尽心了,对得起他.....”

  如果是听到了声音大的哭声,就能判断出,死者的直系亲属来了,或者是妻子的娘家人来了。

  死者的遗体放在进门屋子的右侧单人床上,床上铺着金色的被子;他脚紧紧踹着墙,银色的布盖在遗体上,隐隐看到刺绣的龙显得很让人睖睁,如果不是办理丧事,很多懂得刺绣女人们,都会津津有味地赞美呢。(天津习俗;逝者都要铺金盖银)

  墙上悬挂着黑色的幛,奠字庄严地放大中间。床前有个小桌子,桌子上面摆满了供品,香炉是一个碗,里面放满了米,三颗香冒着青烟,飘逸着肃静。西方接引的幡在右侧墙角竖着,等待火化那天,儿子必须抱着骨灰盒,扛着幡!

  楼里的人没有一位去她家安慰,祭奠。都是在各自家里议论纷纷。一楼对过的邻居这两天家里如同办喜事,天天吃捞面,饺子。那是一直怀恨当初死者的妻子严厉指责她家的狗,对着人家门排尿,因此而翻脸了。

   “哏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-----时间已到!”对门妻子一边用菜刀剁肉馅,一边得意地,落井下石地说着。

  “小声点,妈了个吧的,人家死人了,咱可要同情呀!”丈夫从屋子里走出来质问幸灾乐祸的她。

  咣当,菜刀摔在面板上。“瞧你小子那个揍兴,你是看上女妖精了吧,一年前你王八蛋和我做爱时,变态呼喊着对过的浪货!明天她爷们火化,一周后咱两离婚,你和这个骚货------寡妇结婚吧!”呜呜呜------屋子里捶胸跺脚地发出哭声。

  二楼的有位鳏夫,妻子离异,下岗。死者单位的车工。这两天他可忙怀了,(大了就是他)所有治丧,都是他主持。他是用行动补偿自己良心羞愧。

  主任得癌症前,逢年过节,有时就让妻子送来好吃的,有时候主任的妻子让丈夫请他来家里尝尝嫂子厨艺。日常不仅仅在生活上关心,给鳏夫找对象,工作。在他最最低迷时期鼓励他。

  有一次主任工作忙,加班,鳏夫在门口看见嫂子买面回来,他出于好心抱起三十斤面袋进了恩人家。“你眼光也太高了,上次那位女人满心同意你,你怎么不同意呢?”嫂子一进门就关心地说

  “我要找,就找像妳这样漂亮的,体型也美,看着就顺眼,否则我宁愿打一辈子光棍。”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嫂子弯腰时,短袖上衣扣子解开后露出的乳房轮廓。

  突然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抱着嫂子亲吻起来........啪啪啪啪------嫂子愤怒地扇了他四个耳光。他马上跪在地上求饶.......

  鳏夫深深地吸着烟,泪水慢慢地流在地上,心里想;“我对不起主任呀!我要用实际行动谢罪!”

 “大了,一会咱们厂的老厂长来祭奠主任,你快点准备呀。”说话的是厂里的办公室女秘书,尤其是在说老厂长的时候,语音里发出妖里妖气的,发情时的声调。


  院外,一辆豪华宝马牌汽车缓缓停下。女秘书迫不及待地来到汽车前门左侧;“昨晚你又和谁鬼混了!......气死我了!你怎么对我承诺的?还随叫随到呢,花心萝卜,色鬼,你也要找死呀?------累死你就完了.....”

“打住,宝贝。一会咱们去洗浴中心按摩去。好好伺候妳好吗?昨晚太忙-----赎罪!”老厂长坐在驾驶座上,左手竖起来放在鼻子上作揖。

“局座来了,老厂长来了....”女秘扭动着臀部,眉飞色舞地喊叫。

  大了心里这个恨呀,那年夏天他上夜班,夜里跑肚拉稀内急,就蹲在干部楼院外解手。突然听到了一楼屋子里传来的呼叫声;“啊啊啊------好美呀-----用力!---快呀-----再快点----啊啊啊....”

  大了扒着窗户,窗帘露出一百毫米缝隙,透过缝隙他实实在在地看见了厂长背对着他裸体站着,女秘书双腿翘起来搭在厂长肩上在做爱呢.......

  那呼喊声使大了忘记了一切,肚子也不疼了,随着她的呼喊,生理反应激烈。

  咣当------窗台上厂长喜爱的米兰花盆被大了不慎掉在地上。他如同做贼般地惊慌地逃跑了。

  进入车间前,大了回过头看干部楼,一楼窗户有个人头影子晃晃.......

  三天后,大了下岗,其他同事都纳闷。大了可是全局车工技术操作比赛第一名呀。

 

  局座来到灵台前,先严肃地整理好西服,脱帽,露出了秃头,油光发亮。“一鞠躬,二鞠躬......再鞠躬。......叩谢!”大了很势力,他深知官面的祭奠仪式都是鞠躬三个。

  心里的怨恨一生难忘,眼前好像看到厂长抽动的臀部,随着呼喊加快......

“弟妹呀,我和李兄是老同学,老同事,工作忙,在他患病期间没能时常探视,追悔莫及-----痛苦已极呀.......”局座演戏般地流着鳄鱼泪。

  秘书顿时哭出了声音,马上递给局长纸巾擦泪;“局座最重感情了,嫂子......呀!”

  老厂长左手紧紧握住弟妹的手,右手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;“节哀顺变,保重身体!”

  她的眼睛里布满了一层云,面目表情冷淡地,为了自己丈夫,下意识地点头谢谢。

“嫂子,这是局座的心意....”女秘书话语里带有奉劝的,感恩语调。喧宾夺主地将随礼钱双手递给了女主人。黄色牛皮纸信封上红字明显;某某某机械局。信封里鼓鼓的,猜测起码有两千元不止。

“儿子,跪下!谢谢你爸爸的老厂长。没有他,爸爸的八万元医疗费就是人没了也不会报销啊!”孝顺的儿子感恩地重重叩头。

“快起来,老同学不幸患绝症病,我理当照顾!只是可惜年龄呀......”狡猾的眼睛里晃动着色迷迷的眼神。

“弟妹,我马上参加市局加快经济战略部署的会议。明天有可能不能为兄弟送行,现在我再次给好兄弟行礼,作为我为他送行吧------一路走好。”

  老厂长的升迁,最大技巧就是会官场的逢场作戏,对上三孙子,奴才相,对下哗众取宠。拿工人的钱财收买人心。

  这不,秘书扭动着臀部,坐上了开往洗浴中心的高级轿车。局座自然自语地说;“可惜呀,弟妹太美了,现今版的杨贵妃呀,这四年来没有男人操------多苦------煎熬啊。”

“揍兴,你见了美女都爱!缺德的!早晚会累死你这没良心的。我可为了你一直单身呀。”女秘书娇滴滴顾眄着。

“妈了个吧的,我足对得起妳!那套别墅属于妳的呀.......”女秘书美滋滋地用左手抓住了他鼓鼓的下身。

“浪货,妳想让我出交通事故吧?”局座带有占有欲的腔调,得意洋洋地摇动着秃顶。

 

  按照习俗,这两天到了清晨,中午,晚上,零时,都要给逝者烧纸。吃饭前也要烧纸。嘴里还要念叨着;“爸爸,叔叔拿钱来吧,吃饭吧,别不舍得,儿子给您敬酒了,茅台酒....”说完,将一杯茅台酒洒在灵台前地上。屋子里的特有的茅台气味,夹着香火的烟味在室内飘逸。

  灵台前的洗脸盆是储存纸灰的。纸灰多了就用草纸裹起来,这是上路时的钱。而且还要把裹好的纸灰,放在遗体左右身旁。

  大了,提前观察好晚上送路的路线。所有参加祭典的人,二十一点前必须到齐。前排人是儿子的好朋友,一手手举着花圈,一手举着香。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点燃的香。随着哀乐向马路上缓缓走去=

  到了指定地方,花圈和纸马,轿子聚集在一起。纸马和轿子里面塞满了纸钱。大了泪流满面地指挥着:“点火!-------亲属---跪下----!阴曹地府收下买路钱------保佑逝者一路走好----保佑全家平安......一叩首----二叩首.......三叩首,再----叩首” 

   火光冲天!所有人肃立,好像看到了逝者生前的身影,听到他和蔼的语言。熊熊的烈火将所有变为硝烟弥散。

  只有哀乐还在撞击着人们的心,那颗为了生计,自我虚荣而纠缠不休的,为了蜗角蝇头争强好胜的心,只有此时此刻最最平静,真诚。

  回来的路上,绝对不能回头。犯忌!当亲属们,好友们回到屋子后,压抑的感情终于释放了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 她坐在丈夫遗体前的沙发上,听着哭声默默地流泪。有谁能探秘出此时的她在回忆初恋的吻,新婚蜜月的一切一切吗?

  她坚决要求最后一天为丈夫守灵一夜。按照娘家人提出的强烈要求,也是天津封建习俗-----明天火化,妻子不能去火化场。有两种说法;“一,不能让寡妇再次受到别绝时刻的打击;二,不去火化场将来可以改嫁!(去了,就表明不能改嫁!)

  孝顺的儿子陪着妈妈守灵,不时地给妈妈倒茶。不喝绝对不行!;“妈妈您躺一会,儿子替您守灵好吗?”

  妈妈抚摸着二十六岁的儿子头,心里有了别样的安慰;“好儿子,听妈妈话,这两天你太累了,给爸爸上香后睡一会,明天去火化场就指你了。”

  她好像苍老了许多,晃动的蜡烛光亮在一闪闪地亲吻她的脸庞。她回忆着丈夫在弥留时期最大的遗憾,----没有看到儿子结婚。去世前一月给他过生日时,他看见儿子女友给他敬酒,流着泪高兴地说;“谢谢!也祝福妳和儿子---未来幸福。”

  她回忆起丈夫治疗初期手术费用太贵了,只好去找厂里的厂长借钱情景。老厂长见她进门后,就把门锁上。神秘兮兮地,色迷迷地说“弟妹呀,想开了,不要难过,一切有我了,今后有什么困难就找我。我绝对百分之百解囊。我一直在心里爱着妳啊......”

  众所不知,当初老厂长也是追求过她的男人,只是她父母亲都觉得这位男人华而不实,嘴把式。所以她就立刻拒绝了发疯追求她的他.......

  “在妳最最危难时期,我每天夜里流泪难过呀,不能说借一万元钱,我会和财务科安排的,作为分期补助给妳好吗。”说着就紧紧地拥抱着她。

  她如同被狮子猎取的羚羊,无奈地屈卷着身体。突然,雄狮的双手伸进她胸部,开始蹂躏着她的双乳.......“不不不!你怎么能这样,他是你同学,同事,最好的朋们------不不不-----朋友妻不可欺啊!”

  在他拉开裤子拉锁,用手向她下身抚摸前,她惊恐地挣脱了他的纠缠。向着财务科蹒跚地走去。财务科科长正好接听电话;转过头对着她摆摆手,示意她在门外等候。

“您是李主任家属吧?------请您相信医学,------厂领导对李主任很特殊关心,通过研究,三位厂长签字,同意破例一次性补偿一千元,您在这里签字吧......”

  她怎么走出丈夫没黑没白地把自己一切奉献给机械加工的工厂,再也控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。天空乌云也在为她呜咽着。

  不久,雪上加霜,作为主任级别的丈夫,在癌症期间下岗了。她心里明白一切,但是------为了丈夫的病情,她发誓绝不能告诉爱她的丈夫--------她受到侮辱的一切。

  记得两年前的过年,厂长和工会领导来到她家里,慰问时厂长遗憾地摇着头,在离开时把纸条塞给她,低声说道;“给我打电话,我会真心帮助妳......”

  按照厂长指定的地点,她带着希望来到了高级西餐厅门前。不一会,秃头出现了。

  面对牛肉煲,烧烤羔羊排,她那丰满的胸部忐忑不安地呼吸着,她哪里还有食欲,她为了丈夫身体每况愈下而焦急万分。

“亲爱的,如果妳同意我的爱,所有治疗费交给我吧;再说,妳是女人呀,两年来没有性爱对妳身心有害。”原来想着借此机会批评他的邪念,看来白费。

  她用尖锐的语言对着人面兽心的厂长说道;“可耻!卑鄙!”然后她挺起胸,站起来向外面走去。

  心里在想着四年来,每天她为了丈夫的治疗费,在部队做清洁工。部队的领导被她的遭遇和内在美感动了,每月给她双份工作。过年还发放节日礼品。

 

  火化的黎明来到了,老天爷也懂情地,霏霏细雨下起来了。灵车八点来。大了七点准时举行最后一次家庭告别仪式。

 

  首先是开光仪式,大了指挥着逝者儿子,妻子叫到灵台前。“儿-----子,跪下!给你亲生父亲---叩头!---一叩头,,二叩头,三叩头,再叩头。”儿子叩头后在父亲遗体旁跪下。

“嫂子给哥哥行礼了------一鞠躬,二鞠躬,三鞠躬----再鞠躬。”儿子随着妈妈行礼,跟着磕头。

好------儿子起身。”他用一把剪子,认真地把遗体铺盖的银色布面尾部,剪下两个布条,分别给了儿子和妈妈。“保存好,带给妳们娘俩祥瑞。”

  然后,他慢慢掀开了银布,撩开了盖在逝者脸上的手帕。“都不许哭!------开光仪式开始!”大了让儿子手里拿着镜子,按照他的呼叫声,移动的位置重复着;“

  开头光,亮堂堂,头顶上苍八宝香;开眼光,看西方,极乐世界是家乡;

    开耳光,闻十方,阿弥陀佛法中王;开鼻光,嗅妙香;佛法熏修开慧光;

    开口光,吃斋香,不与畜类结仇肠;开心光,显灵光,保佑全家都健康;

    开手光,抓钱粮,手握莲花奔西方;开脚光,莲台上,脚踏七星上天堂。”

 

  最后,儿子用力把镜子摔在地上。亲属和所有朋友围着遗容瞻仰后,大了按照亲属的辈分,小字辈的都磕头,同辈的鞠躬。参加送葬的朋友们都分批鞠躬。

  门外安排好了燃放鞭炮的人,屋子里安排好了踹门板(遗体放的床)放炮的人,门前安排好了“撕门报”(恕报不週的白纸黑字)的人,八位抬遗体的人每人发白色手套。

  这些尽职的人员,每人都要收到主家的红包,红包里有八元,十元,二十元不等的钱。作为感谢和吉祥(留在家里做清洁的也要发放一份)

  灵车来了,两位抬遗体的人抬着单人不锈钢制作的担架,来到屋子,儿子提前肩扛着幡,手端着骨灰盒,跪在院外等着遗体起灵。其他亲属也都跪着,竖立。

 “起------灵!”随着大了呼喊,屋内顿时传来了鞭炮声,院外点炮的人也立刻点燃了鞭炮,屋里屋外噼里啪啦响起震耳的声音。遗体刚出门口,儿子用力把瓷盆摔碎了。门外顿时哭声一片。

  儿子和侄子,侄女上了灵车,灵车后面是局座派来的宝马,后面也是他安排来的奔驰SEL500型,还有其他小汽车,一辆大客车上面放着花圈和送行的人。

  大了也在灵车上,突然大哭起来,几天的劳累,痛苦终于释放出来了。

 

  她在娘家人陪护下坐在里屋,留守的年轻人,整理房屋,清扫地面。她耳边回想着女秘书的哭喊声;“主任呀.......您才是地地道道的好男人,您生前劝我,不要做金钱奴隶,要有女性自尊自爱,........我记着您一辈子!”呜呜呜......

  她心里感觉;“厂长唯一做的一件人事是-----今天派来了两辆高级汽车,够意思!”

  楼上传来了八十岁刘奶奶的哭声;“可怜呀,这么美的媳妇当寡妇了。和我的命一样呀.......呜呜呜-----我可是三十六岁就守寡啊!”
  她望着院外乌云滚滚,雷声大作,哗哗的大雨,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下来。

 

网易博客嗣承词者;

2016年8月31日午时12点22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4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